2010/03/17

電影【眼淚】初感

同樣是探索社會黑暗面的電影,有些電影看不到一半就想走人,有些電影看完一遍後還想再看第二、第三遍。【眼淚】屬後者,因為後勁太強。

 (圖片來源:【眼淚】全台巡演


跟朋友推薦這部電影的時候,朋友問我,『【眼淚】?看完會不會哭?』我說,不會。

因為哭不出來。


(以下無雷)


導演鄭文堂藉由這部電影想傳達很多東西,第一個傳達到我這裡的,是『制度殺人』。
第二個傳達到我這裡的,是『誰才是受害者?誰才是加害者?』。
第三個傳達到我這裡的,是『沒有誰有權力要求受害者原諒加害者,只有受害者有權利選擇原諒或,報復』。

這樣講起來導演好像是在倡導暴力,但其實並不是那麼表面的東西。正如電影【眼淚】的副標題【暴力無所不在】,若非受害者自己願意原諒加害者,旁人要求受害者原諒加害者,這件事情也是一種暴力,更何況要求的人自己就是加害者之一時。

大自然運行的規則,總是選擇最有效率的方式。從台北到高雄,能搭高鐵的人不會選擇走路,賣東西想打廣告,有錢上媒體的不會選擇口耳相傳,人跟人相處,能微笑面對的不會選擇拳頭相向。一個人若非受到不公平對待,又無法透過正常管道發洩他的不滿、獲得滿意答案、得到解脫的時候,他又何必訴諸更激烈的手段?

而最後那個激烈的手段,不夠激烈我們還看不到,看到了還要怪他太激烈。就好像一個人被關在地下室,喊破喉嚨也沒人聽到,當他拿斧頭破門而出的時候,我們卻只怪他把門弄壞,而不去思考他為什麼被關在裡面。

把他關起來,是制度問題。
如果他知道有人會幫來他開門,他會選擇把門弄壞嗎?弄壞門可能還會傷了他的手。
問題是被關在裡面的人,永遠不會知道外面有沒有人來幫他開門。
那麼他弄壞門,是加害者?還是被害者?
我們怪他把門弄壞,又是哪一邊?

這些問題,正在我們的社會不斷的上演,小從家庭暴力、大至國家體制的暴力。而掌握權力的最高層,才是整個暴力同心圓的核心,由內向外,層層加害。這個暴力越惡,暴力的擴散半徑就越大,而暴力的作用力,就跟這個擴散半徑成正比。位於越外圈、越弱勢的越多人,受害越深。但是外圈的弱勢者,看不到那個暴力核心,只能看到來自內圈的暴力,於是,成為新的施暴者,繼續把受到的暴力,加諸在更外圈、更弱勢、更多數的人身上。

所以,誰暴力?誰又是始作俑者?

結論就是制度殺人。
你我都是生活在這個制度下的受害者,不想成為犧牲者,唯有改善這個制度。
我們雖然無法完全消除暴力,但至少可以減少暴力的強度與擴散範圍。



我只看第一遍,感受只到這裡,也許等我看第二遍、第三遍的時候,可以看到更多東西。那就到時候再來聊聊吧!


最後一起來聽聽眼淚的片尾曲:莎呦娜啦~



延伸閱讀:
【眼淚】官方部落格
【眼淚】全台巡演
[Youtube] 金馬影展開幕片 眼淚首映
(以下開始有雷)
[Youtube] 【眼淚】幕後花絮1 - 台客篇
[Youtube] 【眼淚】幕後花絮2 - 南哥篇
[Youtube] 【眼淚】幕後花絮3 - 硬派火爆篇
[Youtube] 【眼淚】幕後花絮4 - 檳榔西施篇
[Youtube] 【眼淚】幕後花絮5 - 灌水刑求篇

2010/03/12

hamma 蛤仔

台語中有很多尾音a的會跟前面的子音發生連音現象,譬如,
柑仔的POJ寫成kam-a,但是發音會發成kam-ma。
囝仔的POJ寫成gin-a,但是發音會發成gin-na。

如果你不把子音跟後面的a連在一起發音,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發。
當你試圖斷音,一個音節一個音節發,以為可以發出kam-a跟gin-a的時候,你的嘴巴就是不聽使喚,會自動變成kam-ma跟gin-na。
也許你又試圖要發成ka-ma跟gi-na,問題是還真的沒人聽得懂你在說什麼。

台語的母音卻沒有這個現象,譬如,
蜆仔的POJ寫成la-a而發音就是la-a。
椅仔的POJ寫成i-a發音就是i-a。


這也是為什麼當我聽到日本人說蛤仔的日文時有多震驚了!因為蛤仔的日文發音為hamaguri!


hamaguri!ham-ma!
而蛤仔的日文漢字就是『蛤』!


難道台語的ham-ma取自日文hamaguri的前兩個音節!?
明明ham-ma的發音那麼的自然,自然到我從來沒懷疑過他可能是外面來的(泣~)


究竟是外來語?還是只是單純的巧合?


如果日文蛤的發音不是hamaguri,而是hameguri、hamiguri、hamoguri、或者是hamuguri的話,我還能分辨一下,偏偏是hamaguri,這下囧了!

也許我該問問日本時代以前出生的台灣人(譬如我可以搏杯問我的祖先看看),或者可以問問馬來西亞或新加坡會講福建話的朋友看看,究竟他們是怎麼稱呼蛤仔的?如果連漢字都不一樣,那台語的蛤仔很有可能是從日文來的!

不過也是有可能是從台語傳到日本的,就像荔枝的日文發音ライチ(raichi)比較接近台語的奶雞(nai-chi)一樣,日文的米粉ビフン(bihun)根本就跟台語米粉(bi-hun)的發音一模一樣。到底誰才是始作俑者(誤),還需要進一步確認。



附註:剛好逛到這篇【蛤(はまぐり)】,裡面有提到日文『蛤』的語源:
蛤(はまぐり)

原漢字為「浜栗」,「浜」是靠海邊的平坦地面,中文寫「濱」。「栗」應該就是指它的外形像「栗子」吧。

所以原意應該是指「在近海邊的淺沙攤處,長的很像栗子的海洋生物」,那就是「蛤仔」啦!

蛤 (はまぐり) 蛤仔

王清峰的廢除死刑

法務部長王清峰,這幾天因為反對死刑的言論,在台灣社會引起很大的討論。

反對死刑一直以來都有團體在推動,主要的論點有:(一)冤案、(二)死刑並無法降低犯罪率、(三)人權、(四)用無期徒刑替代死刑。

第一點,最有名的例子是蘇建和案,有興趣的朋友請自行上網搜尋。
第二點,有各國統計數字可以參考。
至於第三點跟第四點,爭議性很大。

第三點的爭議在於,支持廢除死刑的人,倡導死刑犯也有人權。
而反對廢除死刑的人,認為被害者還有被害家屬的人權被刻意忽略。

第四點的爭議則很複雜,我們是要花納稅人的錢養一個無期徒刑犯,還是花兩顆子彈處決死刑犯?
而周邊延伸的問題,譬如我們是否有足夠的配套措施(監獄數量不夠、是否有適合的替代勞役)?執行死刑者的精神狀態,會不會造成其他社會問題?而『死亡代表解脫、活著才能贖罪』等觀點,也不是可以簡單定論的。


今天這裡的重點不是要討論死刑該不該廢除,真的要討論起來還得花不少時間,而我也沒空討論這個問題,我只想談王清峰。


我只能說,王清峰,你實在是笨得可以。


畢竟會有【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這類團體的存在,表示支持廢除死刑的人,在台灣、以及在全世界都是少數(否則又何必『推動』?)這個問題目前在台灣的共識,就是反對廢除死刑。所以,你要知道,你是公然與大多數台灣人為敵。

如果今天你王清峰不是法務部長,你愛怎麼推動你的理念,都OK。畢竟這個社會不是多數人的意見就代表正確(譬如同志議題),這時候的確是需要一群人站出來,公然與大家為敵,讓大家開始思考這些問題。

但是!你是法務部長!你講的任何一句話都足以代表這個國家的法務政策。問題是,廢除死刑是目前馬政府的政策嗎?顯然不是。因為你說你支持廢除死刑是為了維護死刑犯的人權,但是馬英九一直以來就只有他有人權,別人沒有,他的法務改革,只會讓他好管理,而不是讓別人好過。看來你不只跟大多數台灣人為敵,還跟你的主子為敵。

好!就算是好了,因為我們都知道馬英九攏係假,也許他想用『人權是普世價值、世界潮流』來表達他多麼悲天憫人、多麼有國際觀。但是你明知道馬政府做得這麼爛,民怨這麼高,他肯定不敢現在碰這個議題,而你還雪上加霜、落井下石,公然扯馬英九後腿,還替民進黨製造攻擊國民黨的藉口。。。。。。


你下台?剛好而已!



延伸閱讀;
王清峰:個人反對死刑
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EasyReadMore##

被我監控的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