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10

Mikarayag - 蘭嶼達悟族的拍手歌會

Image
很抱歉這次太不專業了,這麼重要的表演,我竟然忘了帶相機!!沒有自己的照片,只好借用別人的,上面這張照片來自 台北藝術大學關渡藝術節展演藝術中心網站 。 這次會看到達悟族的拍手歌會完全是意外,原本我是去看 原舞者2010年的演出「芒果樹下的回憶」 ,沒想到意外的讓我看到這場國寶級的演出! 拍手歌會緊接在原舞者的表演之後,是由十九位達悟族的耆老共同演出,他們加起來都超過一千四百多歲了(平均八十幾歲),特地從蘭嶼搭飛機來台灣表演,而且還是第一次在台灣演出(真是太令人感動了)!我跟現場工作人員聊了一下,才知道原來即便是在蘭嶼本地,拍手歌會也沒有像這次在台北演出這麼完整,可以說聽到的人非常的幸運!! 這場演出是由耆老們圍坐成半圓形面對觀眾,一開始先由達悟族文史工作者郭健平先生說明拍手歌會的形式以及演出的場合。接下來開場曲目是由其中一位耆老站向前,吟唱祝福觀眾。之後耆老回到隊伍中,接續的曲目則都是以圍坐的方式吟唱。每次唱完一兩首歌,除了主持人以外,紀錄片導演林建享也會為觀眾說明剛才吟唱歌曲的意義。 拍手歌會的曲調,如果按照我們對於音樂的認知,會覺得這是一場五音不和諧的演唱,文獻記載1970年日本學者的研究也把他們的曲調稱為「莫名其妙的音樂」、「噪音」,林建享導演也稱之為「十六部不合音」,但是仔細聽,音樂本身還是有架構的,一開始由其中一位耆老起唱,之後搭配拍手、合唱、最後回到獨唱+拍手結束。此外,拍手的方式也可以改為拍打書本(尤其是電話簿,也有拿寶特瓶拍打化學課本的情形 XD),現場吟唱一段時間後,就看到工作人員拿電話簿來發。 主持人郭健平先生說,達悟族認為拍手歌會不是上流的音樂,是男女傳情的一種方式(不過我覺得音樂哪有什麼上流下流,音樂代表的是文化的一部分)。而拍手歌會跟一般的音樂不同,曲調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歌詞本身的意義,而每首歌詞都有如詩詞一般的優美,內容包括歷史文化以及日常生活的體認。林建享導演說,他長期在蘭嶼取材,也一直到2004年才第一次聽到拍手歌會的演出,基本上這是只有在蘭嶼建築高屋(也是工作屋,相對於矮屋的稱呼,其實高屋並不是真的很高,另外蘭嶼建築還有一種為涼台)落成之後,為了慶賀的目的而舉辦的儀式。簡介上面說明,因為達悟族覺得這是難登大雅之堂的音樂,因此學者作田野調查的時候,達悟族沒有提及這項傳統。而拍手歌會目前只有三十幾位耆老還可完整唱出,目前

原舞者2010年的演出「芒果樹下的回憶」

Image
(圖片來源: 井圓生活記事 ) 今年原舞者演出的主題是「芒果樹下的回憶」,這是紀錄原住民作曲家陸森寶百年冥誕的演出,演出內容為陸森寶的歷年作品,曲目將近有二十首領,主要包括卑南族語與日語。其中的主角就是這首以日文填詞的「芒果樹下的回憶」。(演出地點在台北藝術大學,為關渡藝術節中免費觀賞的節目之一,不過這次很抱歉忘記帶相機,沒有現場照片,沒有在場證明......) (圖片來源: 井圓生活記事 ) 其中我特別喜歡這段話:「這首歌暗示著每個人早晚都會離開世間,無論他的家庭有多麼幸福美滿,但最後仍要終須一別。」那麼我們在人世間,究竟要獲取哪些,才能夠在離開這個世界前,感到滿足呢?是金錢?權力?感情?還是自我? 這是原舞者今年的排練狀況(如果無法播出請至youtube觀賞): 最後來聽一下這首歌吧! 參考文章: [井圓生活記事]-芒果樹下的回憶(曲) 「芒果樹下的回憶」音樂劇 紀念陸森寶百歲冥誕 2010 芒果樹下的回憶─卑南族樂舞/2010 Memories of a Mango Trees - Puyuma Dance 尋找被遺忘的聲音8:生命的夏天與晚霞-陸森寶遺作〈芒果樹下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