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09

はるな愛

今天想要介紹一位日本藝能人,はるな愛! Haruna Ai はるな愛 這位模仿松浦亞彌的藝能人,其實是一位男士,本名大西賢示,不信的話,可以看一下他十一歲時的演歌「細雪」的表演(大推喔!) 初々しいはるな愛 十六歲時的表演,模仿松田聖子唱歌(已經開始拋媚眼了喔!) はるな愛 1989年大西賢治で出演時代 而「はるな愛」這個名字是他在二十歲以前,決定以女性身份活下去之後,開始使用的名字(雖然身份證上面還是大西賢示)。 現在的はるな愛,除了當藝能人之外,還經營了三家お好み焼き はるな愛の接客 はるな愛也度過了一段「生為男兒身,心是女兒心」的痛苦階段,甚至一度想要尋死,跟家人坦白後,一開始也不被家人接受,後來下定決心動了變性手術。 号泣 はるな愛 はるな愛在酒店上班時還認識了論及婚嫁的男友,雖然他的男友完全能夠接受她的過去,但是男友的家人卻要求她離開他,於是結束了這段戀情。 後來はるな愛被星探發掘而決定到東京發展,到了東京後也順利被模特兒公司選中並簽約,並且還一邊經營一家小酒吧。這裡有一個小插曲,就是其實酒吧有註明負責人是「大西賢示」,はるな愛也沒有隱藏大西賢示就是她本人,不過卻還是被求婚了!求婚者以為はるな愛說「大西賢示就是她本人」的意思是說,過去這家店是大西賢示的,後來大西賢示過世了,而はるな愛扛下了這家店的重擔,因此はるな愛跟大西賢示有一心同體的革命情感在...... (囧) 之後はるな愛迷上了松浦亞彌,不斷練習模仿松浦亞彌的歌曲與動作,並且經常在店裡面表演。而因為はるな愛的歌喉很優美,個性又很可愛,因此吸引了很多客人。只可惜後來因為身體狀況不好,使得嗓子破掉了,才會變成現在放松浦亞彌的原聲帶,然後加上はるな愛的動作。 はるな愛模仿松浦亞彌原本只是私底下的演出,之所以開始躍上螢幕,是在藤原紀香與陣內智則婚禮續ㄊㄨㄚ的表演上,因為新型態的演出大受歡迎,從此後就不斷受電視台的邀請,開始了她的藝能人生活。(資料來源: 号泣 はるな愛 衝撃の過去 ,這片只能在 youtube 上觀賞,至於該片的中文翻譯,就在上面啦!) はるな愛,很可愛的人,也很令人心疼的人,請大家為他應援!

1月17日,三鶯部落自救會抗爭尾牙(下)

Image
1月17日,三鶯部落為了表示抗爭到底的決心,廣邀各界關心三鶯部落的社團朋友參加他們的抗爭尾牙。 到場聲援的團體包括多所大學原住民社團、溪洲部落、野草莓、樂青、東菱東陵電子失業勞工自救會、AI國際人權特赦組織、台灣勞工陣線聯盟等。 【三鶯部落抗爭尾牙】家園被拆的心聲 【三鶯部落抗爭尾牙】自救會顧問江一豪發言 他這段發言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談到了2005年,東菱電子失業勞工抗爭八週年紀念的一張照片(在影片 2'36" 處) 也就是下面這張照片中,牆壁上那張「以廠為家」的照片(註一) (圖片取自: 貼在會議室牆上的「以廠為家」紀錄片海報 ) 『是什麼樣的政府,什麼樣的法律,讓原本屬於勞工的權利,等了八年還等不到?』 『弱勢者,你唯一能夠掌握在自己手裡的,就是勇敢的面對自己的處境,做點什麼事情,而不是只是在那邊等。』 『只要你抗爭,你就有機會!』江一豪說。 這場抗爭尾牙,支援的樂團有:溪州部落樂團、圖騰樂團的主唱Suming、農村武裝青年樂團、黑手那卡西樂團、拷秋勤樂團、以及929樂團主唱吳志寧、創作歌手阿焙等人。 農村武裝青年樂團,不過小提琴手缺席了 929樂團主唱吳志寧,他還兼當天的音控,就連演唱的時候還不忘檢查音效 拷秋勤樂團 還有原住民小朋友表演跆拳道 現場還穿插著各界人士捐贈的藝術品義賣,義賣所得將用在三鶯部落重建與抗爭上。 其中也包括海角七號魏德聖導演捐贈的海報,而右邊這幅露屁股的畫,象徵的是「輸到脫褲」的意思。這幅畫作雖然有加入競標,但是最後仍然留在三鶯部落裡鼓勵所有原住民們,因為這跟部落的現狀相同:『什麼都失去了,連褲子也輸掉了!』因此『再也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 除了藝術品及畫作以外,楊儒門也到場義賣兩包白米以及三顆鳳梨釋迦。 得標的人包括林靖傑、朱天心等人 綠色衣服的為朱天心 可是得標的人一直把東西捐出來,結果總共義賣了三次,每次得標價都高達三千元。 接下來請大家欣賞農村武裝青年、929 主唱吳志寧、拷秋勤等樂團的表演。 農村武裝青年-阮對庄腳來 農村武裝青年-正義 『我想要反抗 我想要革命 用我ㄟ歌聲唱倒世界ㄟ不公平  我想要真理 我想要和平 用正義ㄟ反抗換來自由ㄟ願望 』節錄歌詞 農村武裝青年-花蓮 這是為反對興建蘇花高速公路而作的歌

1月17日,三鶯部落自救會抗爭尾牙(上)

Image
位於台北縣三峽的三鶯部落,是跟台北縣新店的 溪洲部落、小碧潭部落、青潭部落 一樣的阿美族部落,他們原本居住在花蓮、台東,因為過去土地被政府強制徵收後,為了求生存,遷徙到台北的都市原住民。 其實原住民的問題,不管在全世界哪個國家都一樣。他們早就在這塊土地上生活,但是比他們晚到數千年的外來政權,制定許多法律規範(註一),使得原住民生存在這塊土地,變成非法的,祖先留給他們的土地,突然變成別人的,他們原本是「人」,變成「被當成人看」(註二),而他們必須在這些後來的外人的遊戲規則下,按照外人給的機會走。 三鶯部落已經有三十年的歷史,這三十年來,漢人(註三)「活動」空間擠壓原住民「生存」空間的戲碼一直不斷上演,從尤清、蘇貞昌、到周錫瑋至今,總共面臨了七次的強制拆遷,其中有三次發生2008年,周錫瑋縣長任內,分別在二月18日、21日、及29日拆除部落建築,並斷水斷電至今(原本預計12月23日要進行第八次拆遷,後來縣府決定延到農曆年後)。 這是2008年2月份被拆除的部份影像紀錄 我是不懂,有門牌不就代表是合法建築嗎?為何政府只一句話就可以變成違建?就可以拆除? 這位媽媽,結婚剛生了女兒時,曾經面臨過房屋被拆除的命運,當時她沒有哭,很堅強的重建家園。但是今天,她的女兒結婚後,又再度面臨房屋被拆除的命運,她哭了。她哭不是因為房子又被拆,而是因為,她以為過去跟政府抗爭的歷史已經過去,沒想到她的女兒還要再度與政府爭取生存權,原住民的子孫,是不是得一直重複這樣的運命? 上述這段故事是 panay(漢名潘金花)告訴我的,聽到這裡,我腦中想起的是, 陳雲林來台期間,馬政府如何讓台灣人奮鬥三十年的民主人權,一夕間消失 ,而群賢樓前的民主前輩,對我們訴說著他們的憂心,因為我們這一輩必須重新踏上他們走過的抗爭路...... (待續) 註一:1895年10月,日本台灣總督府頒布日令26號「官有林野及樟腦製造取締規則」,第一條規定『 無所有權狀及其他可確定之證明券之山林原野均屬官有 』,開啟了「 無主地即為國有地 」的原則。(資料取自: [台灣原住民族電視台] 族語新聞-部落打魯岸:土地是我們的母親 ) 註二: 馬英九:『我把你當人看!我教育你!你的基因沒問題!我給你機會!你要按照我的遊戲規則走!』 註三:這裡的漢人包括了文化漢人以及血緣漢人。文化漢

原舞者2008春季巡演【大海嘯-太巴塱阿美族神話故事】現場報導

Image
除了 2006年【拾舞-原舞‧十五週年紀念】 、 2007年【杜鵑山的回憶-阿里山鄒族高一生先生紀念演出】 、以及 2008年【風起雲湧─七腳川事件百週年紀念演出】 以外,原舞者在2008年五、六月份的時候有一個全台灣巡迴表演【大海嘯-阿美族太巴塱神話故事】,而台北場是在汐止的樟樹國小的操場演出。 (圖片取自 原舞者官網 ) 表演免費入場,現場設有座位,不過我到的時候已經沒有位置可以坐了,只好坐在地板上觀賞演出。待我仔細觀察了現場觀眾的穿著才發現,原來坐在前排的貴賓是原住民的長老們,而除了長老們,現場還有許多穿著原住民服飾的小朋友與大人。我於是才體認到,之所以會選擇樟樹國小作為演出的場地,是因為這裡是阿美族的部落。 這場演出是從阿美族太巴塱神話故事開始,這個故事大概是在說,海神之子看上一位會發光的阿美族女子 Tiyamacan,家人們為了躲避海神之子強娶 Tiyamacan,便把 Tiyamacan 藏起來。五天後海神之子因為找不到 Tiyamacan,一怒之下便引發了大洪水。沒想到因為 Tiyamacan 身體會發光,最終還是被海神之子找到而帶走。洪水之下,Tiyamacan 的兄弟姊妹分別逃難到不同的地方,其中有一對兄妹結婚生下了小孩,但是一開始都是生下動物而不是人類,後來太陽神下來幫助他們,才使他們生下正常的小孩。而這些散佈各地繁衍的後代,就是現在原住民的祖先。 雖然說表演的主軸是神話故事,但是其中還蘊藏著兩個議題,一個是悼念2004年南亞海嘯死亡的人們,一方面則帶到了全球暖化議題,希望人們能夠體認到大自然的反撲,並多愛護我們生存的環境。而演出的形式也頗令人耳目一新,因為這是一場古代神話與現代場景互相穿插的表演,因此有時候回到過去,有時候又回到現在。 以下就節錄部份場景來做介紹。 【現代場景】阿公跟孫子解釋,他們為何從原本居住的地方搬遷到現在這裡。 【古代場景】神話故事中,海神之子為了要娶一位身體會發光的女孩 Tiyamacan,而引發了洪水海嘯。 【古代場景】海神之子登場。 【古代場景】身體會發光的女孩 Tiyamacan(右邊身上有紅色螢光腰帶的那位) 【現代場景】以 KUSO 的英語教學的方式與現場民眾互動,來表達原住民對政府政策的嗤之以鼻。 這一幕非常有趣,因為台下坐了很多國小的小朋友,而台上老師只要念一個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