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08

阿貴教授的願望

Image
他說,他從來就不是一個領導者,他一直都是等待別人來領導。 他說,他從年輕開始,就一直在為學生們爭取更好的環境,現在也一樣。 他說,他活了六十幾年,再活也不過二十年,他可以就這樣活下去,對他而言生活也沒什麼差別,但是他不願意就這樣死去。 他說,他已經等了六十年,但他不想再等了。 2008 年 10 月 29 日早上 6 點,靜坐絕食第五天,第 85 小時。阿貴教授起床後,由人攙扶著走了一圈,然後去上洗手間,等到我們走完兩圈回到靜坐場地的時候,阿貴教授跟所有繞圈的人逐一握手並跟我們說謝謝,他的手,雖然很虛弱,卻還很有力氣...... 這天繞圈圈的人大概只有一二十個,比前一天 還要少,只有民兵團的成員,和等著領早餐的街友們。 我也去領了,等我吃完早餐後,看他似乎還算有精神的在閱讀文件,於是決定去向他致意一下, 我走到他面前,脫了鞋子,坐了下來。 此刻他沒有吊點滴,只有手上貼著膠帶, 我跟他說大家都很關心也很擔心他的身體,看他這樣大家都很難過,結果教授說, 『為什麼要為我感到難過呢?我要的不是你們難過,而是希望有一群學生過來接下我的棒子,就在立法院前靜坐,就像二十年前野百合學運那樣,直接待在自由廣場不 走。當年野百合學運一開始也只有幾百人,但是慢慢的越來越多學生加入,就變成幾千人了,全台灣有一百多個學校,我們也不需要全部學生都加入,因為每個學校都有關心社會議題跟不關心社會議題的人,由幾個比較關心社會議題的學生社團領袖帶領少數學生就可以了,每個學校如果有一百人,全部加起來就會有一萬人。當然一開始人不多的時候,可能需要輪班,但是等到人多的時候,就可以直接坐在立法院前面不走,吃睡都在一起,連續一兩個禮拜,包圍立法院,癱瘓立法院,進行一場和平的抗爭,用這種方式給立法院壓力,逼迫立法院修改公投法。』 我問阿貴教授,修正法條這種事情,還是要有專業懂法律的人來看才行啊?學生沒有這方面的背景,怎麼可能去修法呢?教授說, 『不用,我們現在不是要立法,只是要修法,把一些不合理的法條修改成合理的法條而已。我是希望,將來可以一起跟幾個學生社團領袖一起討論這些法條,讓學生可以直接參與修法的過程。所以我現在正在看的,就是這些法條,其實他們沒有那麼難懂的,譬如目前這個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就是要限制人民的提案,所以我們 應該要廢除他。而公民投票案提案的人數也太高,我們要把他門

我沒有勸蔡丁貴教授停止絕食

從參加 10 月 25 日遊行從凱道回來後,本來應該要寫遊行感言的,但是後來聽說當天晚上,台教會會長蔡丁貴教授就轉往立法院中山南路大門前面,為了修正鳥籠公投法與立委選舉合理化的訴求,開始一個人的絕食靜坐,於是我等到參加遊行的家人跟朋友回去後,休息了兩三個小時,半夜又回到立法院前去守夜,直到現在都還沒有時間整理照片。 每天去立法院都會遇到不少噗友,很多人都是我第一次見到,大家對於蔡丁貴教授的作法都感到很心疼,到底是要支持他,還是阻止他,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意見。由於我以前曾經請阿貴教授幫過忙,算是認識吧(只是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我),也因此有朋友要我去勸蔡丁貴教授停止絕食,但是以我對他粗淺的認識,我知道我沒有那個能力可以阻止他。 昨天 27 日凌晨,Freddy 發了一篇文 「蔡老師,現在是回家,保留戰力的時候!」 ,他雖然不贊成蔡丁貴教授拿老命去跟國民黨拼,但是因為心疼蔡教授的身體,還是去了現場陪他靜坐。 昨天晚上,我在立院前遇到小薰跟那瓜,那瓜看著我說,我們要想辦法阻止蔡教授絕食。我沒有回答她,因為我知道我沒有那個能力。 今天凌晨我回到立法院,原本每天早中晚阿貴教授都會起來帶領大家繞立法院三圈,我也每天去走了一次,直到今天凌晨這一次,阿貴教授並沒有走完三圈,他只走了兩圈就回去休息了。那時候我想,我們要開始有心裡準備了 (註) 。 繼續走第三圈的時候,我的眼眶溼了,因為我想我有點體會到阿貴教授的心情。 這是「靜坐絕食 第四十二小時 警方多次舉牌命令解散」的影片 最後阿貴教授講的那一段, 『大家要停止絕食,不要跟進...... 這是接力...... 你們要吃飽,我沒關係,還可以撐一陣子......』 『被驅離後,我會回來,繼續坐下去...... 如果沒有人繼續坐下去,我也會繼續坐下去......』 蔡丁貴教授曾在絕食的第一天 發表聲明 說:『做奴隸的生活,比活著更令人厭惡。』 我想,蔡丁貴教授的目的不是要當英雄,也不是要當烈士,他只是希望能夠用他的意志,喚起全台灣人對抗集權政府的決心,他要告訴我們的是,不要再牽托什麼時間、金錢、人力、物力不夠完備,一個人也要開始革命,因為我們已經沒有時間等待了。 政府冷處理,是因為一個人倒下去起不了什麼作用,但是如果是十個人?百個人呢? 媒體不報,因為一個禮拜很快就過去,但是如果這件事情延燒了一個月?三個月?半年

通馬桶的辦法

Image
如果馬桶從內到外一整個裝滿賽,那不管我們怎麼喊都沒有用的,因為通馬桶不是用嘴巴通,要動手才行! 一般來說,是用這一款,看你是要從前面通,還是從後面通 如果希望對方閉嘴,應該要通這個位置 如果對方腦殘的話,要通這個位置 通的時候,可以穿成這樣 如果想要淑女一點,可以考慮這一款豹紋的,有分成和式跟洋式兩款 這是噗友推薦的一款 通馬桶的十個步驟說明如下: ( Plumbing : How To Unblock A Toilet ) 如果你嫌通馬桶這麼麻煩,可能用這個方式會比較快一點: 馬桶不通,一個人的力量可能小了一點,如果10月25日幾十萬人一起通,效果應該會大一點! 被通的馬桶可能會因為很痛,而產生很大的反彈 不過不用擔心,神看到我們這麼努力通馬桶,也會一起幫我們通的! 因為,裝賽的馬統,不應該繼續存在!大家應該要一起努力通馬桶!一次不通,下次繼續,直到通了為止! 延伸閱讀: 台灣人,你為什麼沒有聲音?

台灣人,你為什麼沒有聲音?

Image
張銘清,用廈門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院長的身分作幌子,掩護他海協會副會長的身份,在 10 月 19 日偷偷摸摸地到達台灣。昨天 20 日在台南藝術大學參加第七屆兩岸傳播暨影像藝術學術研討會時,被參加該研討會的 成大學生張浩明 嗆聲。 (中天記者你是北七嗎?竟然稱讚張銘清處變不驚,X!) 這位張浩明是在美國出生的台灣人,他拿著手寫標語,口中用英語跟台語大喊『Taiwan is a free, democracy country! Taiwan is not part of China!』『台灣跟中國完全謀關係啦!』他很聰明的面對群眾跟媒體,向台灣人傳達我們必須勇敢站出來向中國嗆聲的訴求,而會場後方還有兩位女學生另持標語直接面對張銘清嗆聲,要求張銘清必須先為三聚氰胺毒奶事件道歉才能繼續演講,但是三人都被校警架離會場。 以下為現場人員錄影片段,沒有記者的北七旁白(請從1:15開始看) ( Video from TaiwanYes ) 看完原始錄影片段,我的眼淚不禁掉下來,為什麼這樣簡單的訴求,台灣人喊不出來?為什麼這樣直接的怒吼,台灣人要被迫噤聲?為什麼坐在座位上那群在台灣長大的台灣學生,眼神如此呆滯?為什麼現場除了這三位學生以外,竟然沒有第二批、第三批學生站出來支持他們?假使說全場學生起了暴動,要求張銘清為毒奶粉道歉,要求張銘清為中國對台灣的暴力道歉,他還笑得出來嗎?中國難道不會怕嗎?陳雲林還敢來嗎? 台灣人,你為什麼沒有聲音? 你知道這個張銘清是什麼東西嗎? 他在 2003 年的「 國務院臺辦新聞發佈會實錄 」公開表示: 『我們堅決反對任何製造兩岸關繫緊張的挑釁言行。台灣當局應放棄分裂立場,接受一個中國原則,承認“九二共識”,開放兩岸直接“三通”,擴大兩岸交流,在一個中國原則基礎上恢復兩岸對話與談判,以利於兩岸關係穩定發展。』 『我們的立場是非常明確的,堅決反對任何國家向台灣出售武器。』 『台灣是中國領土一部分的法律地位,無論在國內法還是國際法上,都是非常明確的。台灣是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13億中國人民的台灣。台灣的前途,應由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13億中國人民決定。圖謀以公民投票的方式把台灣從中國分割出去,是非法的、無效的,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他在 2006 年中國制定「反分裂國家法」之後還公開發表 (註一) , 『全國人大通過《反分裂國家法》

Va Bene 義大利麵舖

Image
昨天跟朋友們到 Va Bene 義大利麵舖 貪腐去了 ,不過我們吃的不是義大利麵,而是朋友大力推薦的 義式手工薄脆披薩 ,我們一共有七個人,點了六款披薩: 這個是田園蔬菜薄脆披薩,聽名字就知道了,是蔬菜口味,吃素的朋友可以吃這個 瑪格麗特薄脆披薩,有我最愛的蕃茄,也是素的 野菇培根薄脆披薩,這個中間有一顆蛋,很好吃喔 香料蝦仁薄脆披薩,蝦仁也是我的最愛阿! 來一張蝦仁的特寫~ 義式 salami 薄脆披薩,salami 要唸作撒喇密,是醃過的火腿肉 花生小豬薄脆披薩,這個...... 花會生小豬喔,看到沒有?那裡有一朵花,旁邊有一隻小豬...... 什麼?沒看到?那可能是我這張照片照得不夠清楚...... 總之,來這裡一定要點這個就對了啦! 除了披薩,我還點了一個烤布蕾 喔!焦糖!美味的焦糖!堅硬的焦糖! 當湯匙敲碎焦糖的瞬間,真是有說不出的快感呀! 那麼,就來個連續畫面吧! 最後我要碎碎念一下,我們去的時候因為橋座位的事情,對服務生頗有微詞,不過念在東西很好吃的份上,就算了,希望他們服務態度要加強一下比較好...... 店名:Va Bene 義大利麵舖 網址: http://www.va-bene.com.tw/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師大路117巷4號1樓( 地圖連結 )

來人呀!給我餵藍丁喝奶!

Image
過去這兩三個禮拜,因為三聚氰胺的事情,我一直盡力讓身邊的同事朋友們知道,政府沒有正確告知三聚氰胺的檢測標準,希望大家不要因為這樣而誤食毒品。 但是前幾天,一個朋友私底下告訴我,那些我勸他們小心飲食的藍丁們,在我面前一副『會小心注意』的態度,轉個身,卻一堆人聚在一起罵我、嘲笑我,還比誰喝牛奶喝得多。 老實說,我很寒心!你們不同意我,可以當著我的面反駁,為什麼要表面一個態度?轉身過去卻是另外一個態度?誠實說出心裡的話,對你們來說有那麼困難嗎? 而我更寒心的是,好心告訴他們三聚氰胺會帶來的危害,這難道也跟藍綠、跟政治有關嗎?雖然說我知道他們都是藍丁、都很腦殘,但是生命還分藍綠嗎?難道只是因為是我講的,就因人廢言?我提供他們的資訊,哪一個不是有數據、有資料來源? 當時真的心想:『幹!你們就去喝毒奶喝死算了,反正藍丁喝死一個算一個!』 結果,就在今天,我朋友告訴我一件好笑的事情。 最近我不是跟朋友們向年糕大合買了一些含奶的點心嗎? (詳見 年糕料理館‧牛軋糖 、 年糕料理館‧布丁奶酪跟蛋糕 ) 我朋友也買了一盒奶酪 ,他好心地想要分給同事們吃,結果那些在比誰喝牛奶喝得多的藍丁們,竟然, 不! 敢! 吃! 哈! 哈! 哈!真是讓我徹底瞧不起這群人! |  ̄ ̄ ̄ ̄ ̄ ̄ ̄ ̄ ̄ ̄ ̄ ̄ ̄ | |來人呀!給我餵藍丁喝奶! | | _____________ |   | /

雀巢企業欺騙消費者,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Image
聯合報的記者不知道是好心呢?還是壞心呢?把該公司的中英文名稱遮住,卻沒有遮住該公司的地址。該奶粉罐的 logo 是沒有顯示出來,但是該奶粉罐的顏色卻直接了當的告訴我們這是哪一家公司。 (配合一下這家公司的顏色,今天的 high light 也用 黃色 ) ( ↑ 台灣雀巢公司營業事業部門經理邱肇祥,要乾杯你自己乾吧!) 這家公司產品明明在中國生產,偏偏條碼在台灣申請,試圖用 471 來矇混過關。產地不乖乖寫中國黑龍江,而用 Heilongjiang 欺負台灣人不懂英文。雀巢這種行為不是這次三鹿奶粉的三聚氰胺才開始,而是自從 2005 年 11 月爆發松花江污染事件就開始了,當時我在 2006 年 5 月的時候 寫信去抗議 ,結果 雀巢回了一封謝謝指教的信 ,而其中關於產地標示的部份,雀巢是這麼說的: 三. 製造產地標示,符合國家法律規範: 雖然依據食品衛生管理法規定,進口食品於包裝上應標示國內負責廠商名稱、電話號碼及地址。本公司奶粉依法已於罐身清楚標示台灣進口商以示負責; 目前法律不強制標示進口食品之產地,乃因食品製造業之國際分工細瑣,同一個食品的原料,可能來自不同國家,因此進口食品之製造商及產地資訊乃屬自願標示。 本公司之其他嬰幼兒奶粉產品,例如:能恩水解蛋白嬰兒奶粉之產地為德國,其奶粉罐身標示之產地資訊亦使用英文。 然為提供消費者更完整的訊息,本公司將於 下一次 更改包裝時,以中、英文雙語方式標示產地資訊,以尊重消費者知的權利。 有沒有看錯? 下一次? 這家公司的效率有夠差,2006 年承諾要改善的事情,到了現在 2008 年,兩年了!還沒有改善! 2005年法律沒有強制規定進口食品的產地,雀巢就鑽法律漏洞來欺負台灣的消費者,但是今年年初: 衛生署元旦公告今年進口食品,商品標示中應有中文產地名稱, 若產地名只寫英文,除非是經衛生署特許,否則即違反食品衛生管理法 。 雀巢先前鑽法律漏洞,現在則是公然違法。從年初到現在已經過10月了,雀巢該不會跟我說沒看到吧? ( ↑ 台灣雀巢公司公共事務暨 法務處長 梁家瑞,懂法律的,你再喝呀!) 而且這家公司還本來還不給退貨的勒! ( ↑ 又是梁家瑞,懂法律的,我知道你不怕會玩掉你們公司的信譽,因為已經沒有了!) 來複習一下這次三聚氰胺,雀巢幹的好事: 抵制習慣把台灣人當白痴耍的雀巢企業 雀巢

[海角七號] 民代跟阿嘉伊阿母的關係是?

Image
說真的,網路上海角七號的介紹實在是多到爆,我本來沒有、將來也沒有任何打算要寫海角七號的文的,因此這只是一個紀錄噗~ 起因為 咩咩+布咕雞的[電影]海角七號漫畫 裡面一幕: 洪國榮是阿嘉的阿拔?於是有了這一噗: takayuki 好奇 海角七號裡面,洪國榮是阿嘉的老爸嗎?不是只是阿嘉阿母的男朋友嗎? takayuki 說 海角七號 漫畫版 裡面怎麼寫洪國榮是阿嘉的老爸? justicetw 說 繼父 justicetw 說 (電影裡是這樣說的) takayuki 說 因為洪對阿嘉說,厝那麼大間,床也那麼大頂 takayuki 說 結果阿嘉說,幹!講房子我就很不爽了,你還跟我講床! takayuki 說 (害我笑出來) takayuki 說 所以我以為洪只是在追阿嘉他阿母而已,還沒有結婚 justicetw 說 takayuki : 前面還有一段,洪國榮說,他的老婆過世了,阿嘉的父親也過世了 justicetw 說 有沒有結婚是不曉得 justicetw 說 那就不一定是繼父 takayuki 說 沒有住在一起,應該是還沒有結婚吧 justicetw 說 肯定的事情是,他們各自的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