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07

玉山電視台 by 魚夫

http://yushantv.blogspot.com/

賽夏族矮靈祭(四)臀鈴 肩旗 神鞭 與 十年祭旗

Image
整個巴斯達隘大致上分成五段儀式: 結芒、招靈、娛靈、訓勉、送靈 (晚上、又在動,實在很難拍。。。) 結芒儀式在第三篇已經提過了。而外人可以參與的部份,是娛靈、訓勉、送靈儀式。我們只有參與娛靈與訓勉兩部份。 祭典以祭舞貫穿全場,從晚上六點開始一直跳到隔天早上六點不能中斷,不同時段由不同家族負責主跳,只有在長老訓話、抽神鞭的時候會停止。而祭舞以緩慢的速度進行著,並且會有族人負責搖臀鈴以及舞肩旗,這也是賽夏族最具有特色的部份。 搖臀鈴。 每一家的臀鈴都各有特色。 來張特寫。左邊那個是風姓家族的臀鈴。 休息中的臀鈴。外人不能碰觸。 臀鈴是背在背部,由扭動臀部造成聲響的鈴鐺。鈴鐺的材質以當時容易取得的材料為主,以前是竹子,現在則多為金屬,聲音清脆的程度也不同。 舞肩旗。 之所以被稱為肩旗,是因為這個祭旗是掛在肩膀上的。也有少部份頂在頭上的,稱為舞帽。 聽說矮靈會坐在上面觀看祭典。 肩旗跟臀鈴一樣,上面都有鈴鐺,必須在祭典進行中間持續舞動著。 臀鈴的節奏從頭到尾都是固定的,但是肩旗則必須配合祭典的節奏,時快時慢,或者必須繞著祭場行走或者奔跑。當肩旗開始奔跑的時候,也就是祭典節奏變快的時候,此時在場內的族人,跳祭舞的速度也跟著快了起來。 抽神鞭的儀式只有在南賽夏才有[color=grey](拍誰,沒有照片)[/color],由朱姓祭司負責,在午夜十二點的時候進行。神鞭是賽夏族巴斯達隘使用的的法器之一,象徵百步蛇,有驅邪避兇、迎向新年的意義。如果抽神鞭的聲音不夠響亮,表示朱家祖靈對於朱家過去這一年的表現並不滿意。祭典第一天抽神鞭的聲音像爆竹那麼大聲,但是第二天抽神鞭的時候,就發生神鞭抽不響的情形,連換了五六人都沒有改善。 通常在抽完神鞭後,外族人才能夠加入隊伍,跟著賽夏族人一起跳。(大家可以在第一張肩旗照片中看到,隊伍裡面都是外族人。) 一開始會有族人穿插在外族人當中帶領我們跳,祭舞的舞步非常簡單,就是右腳往前踏一步,左腳往後踏一步,跟者隊伍以逆時針的方向繞圈前進,或者順時針的方向繞圈倒退。 但是當祭典節奏變快的時候,我們就必須用跑的才能跟上隊伍,由於祭典過程中絕對不能把放手,因此即使左右兩邊因為奔跑速度不同而造成拉扯,也必須緊握兩邊人的手,實在是有快被五馬分屍的感覺。不過還是會有人受不了放手,這時候在一旁的賽夏族人就會

【媒抗外電】哈伯望遠鏡觀測到太陽系外的行星大氣

Image
Hubble Sees An Extrasolar Planet's Atmosphere 哈伯太空望遠鏡觀測到太陽系外的行星大氣 January 31st, 2007 這是一項天文界的創舉!哈伯太空望遠鏡已經可以從觀測資料分析其他太陽系的行星大氣了。 有一顆被命名為 HD 209458b 的行星,位於宇宙中的另外一個太陽系。因為離她所繞行的恆星非常的近,以至於她只需要 3.5 天就可以完成一次公轉週期。由於她的近距離,使得她的表面溫度跟我們的太陽一樣高 (6000 度) 。除此之外,她的表面氣體也因為高溫而蒸發,如果我們可以用肉眼觀測的話,就會看到像是彗星一樣的彗尾,緊跟在行星的後面。 。太陽系外行星想像圖。NASA/ESA/G Bacon 提供。 天文學家是利用「行星在恆星前方通過的時候,會造成恆星光度下降」的方式測量到行星的存在,並且可以藉此分析行星大氣的結構。 按照天文學家計算,即便她正不斷地損失大量的氣體,她的質量依舊足夠支撐她再活五十億年。 (原文發表於:2007/02/02 22:13 http://www.socialforce.tw/phpBB/post_462098.html#462098 ) 更多外電報導請至 【與媒體對抗-國際新聞版】

賽夏族矮靈祭(三)巴斯達隘與芒草

Image
第一篇有講過了,Pas-ta'ai(巴斯達隘,隘唸做愛)是賽夏族語,就是矮靈祭的意思,是賽夏族最重要的祭典。原本應該是一年一度舉辦的祭典,但是日本時代,政府硬是把祭典活動改成兩年一次,因此後來也就一直維持兩年一祭。往年每次觀光客都很多,今年又剛好碰上賽夏族十年大祭,人更是多到爆! 廢話不多說,先來一張照片。(沒有腳架,意境到了就好。。。) 西滴!巴斯達隘舉行的時間就是在晚上,從傍晚六點開始到隔天早上六七點,連續十二個小時以上。 賽夏族有南北之分,南賽夏在苗栗南庄,北賽夏在新竹五峰鄉,祭典開始前幾天,會有一個結芒儀式,就是南北賽夏聚集開會,告訴 ta'ai 達隘(矮人)今年巴斯達隘的舉辦時間,祭典通常在農曆十月十五日前後的週末舉行,每次持續三至四天,這是為了配合週末假日而做的修正。 南賽夏的祭典比北賽夏早一天開始(12月 1-3日),而北賽夏比南賽夏晚一天結束(12月 2-4日)。因此第一天北賽夏的族人會到南賽夏來幫忙,而最後一天南賽夏會到北賽夏去幫忙。 其實原住民不管是哪一族的祭典,都是用月為單位做計算的,但是年輕人工作必須離鄉背井,而政府又不可能配合原住民的祭典放假,因此各族只好都把祭典濃縮至兩三天結束。 想想我們這些已經忘記自己也是原著民的人還真幸福,農曆年有年假,春節有春假,大家的假期都很完整,沒有被迫濃縮成兩天。 如果今天角色互換,我們農曆年必須在週末舉辦,春假也必須在週末舉辦,我們的下一代必須在週末搭車趕回來,有時候可能因為祭祀時間不只兩天,還必須請假被扣薪水,大部分時間過的反而是外族的假日,這樣下一代對於自己的文化認同難道不會出問題嗎? 回到祭典現場。 我們是 12月 1日禮拜五晚上趕過到苗栗南庄的向天湖祭場,到的時候祭典已經開始了,人真的很多,除了中間穿傳統服飾的賽夏族人以外,其他全部都是觀眾。 而且隔天人更多,因為多數人不知道禮拜五晚上就開始了。 我們到達祭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到祭屋(就是有燈光那裡)排隊綁芒草。 由賽夏族帥哥替我們綁,基本上綁在手臂或者頭上都可以。 注意看牆上也有芒草。 相機也要綁。 汽車只要一開入山區就要綁了。 基本上房舍,汽車,攝影用具等等都要綁。如果人不綁芒草的話,達隘可能會附身在你身上。如果相機不綁的話,達隘會認為你不夠尊敬,什麼都拍不到。歷年來已經發生過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