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28

我沒有勸蔡丁貴教授停止絕食

從參加 10 月 25 日遊行從凱道回來後,本來應該要寫遊行感言的,但是後來聽說當天晚上,台教會會長蔡丁貴教授就轉往立法院中山南路大門前面,為了修正鳥籠公投法與立委選舉合理化的訴求,開始一個人的絕食靜坐,於是我等到參加遊行的家人跟朋友回去後,休息了兩三個小時,半夜又回到立法院前去守夜,直到現在都還沒有時間整理照片。

每天去立法院都會遇到不少噗友,很多人都是我第一次見到,大家對於蔡丁貴教授的作法都感到很心疼,到底是要支持他,還是阻止他,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意見。由於我以前曾經請阿貴教授幫過忙,算是認識吧(只是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我),也因此有朋友要我去勸蔡丁貴教授停止絕食,但是以我對他粗淺的認識,我知道我沒有那個能力可以阻止他。


昨天 27 日凌晨,Freddy 發了一篇文 「蔡老師,現在是回家,保留戰力的時候!」 ,他雖然不贊成蔡丁貴教授拿老命去跟國民黨拼,但是因為心疼蔡教授的身體,還是去了現場陪他靜坐。

昨天晚上,我在立院前遇到小薰跟那瓜,那瓜看著我說,我們要想辦法阻止蔡教授絕食。我沒有回答她,因為我知道我沒有那個能力。

今天凌晨我回到立法院,原本每天早中晚阿貴教授都會起來帶領大家繞立法院三圈,我也每天去走了一次,直到今天凌晨這一次,阿貴教授並沒有走完三圈,他只走了兩圈就回去休息了。那時候我想,我們要開始有心裡準備了(註)

繼續走第三圈的時候,我的眼眶溼了,因為我想我有點體會到阿貴教授的心情。

這是「靜坐絕食 第四十二小時 警方多次舉牌命令解散」的影片

最後阿貴教授講的那一段,
『大家要停止絕食,不要跟進...... 這是接力...... 你們要吃飽,我沒關係,還可以撐一陣子......』
『被驅離後,我會回來,繼續坐下去...... 如果沒有人繼續坐下去,我也會繼續坐下去......』


蔡丁貴教授曾在絕食的第一天發表聲明說:『做奴隸的生活,比活著更令人厭惡。』


我想,蔡丁貴教授的目的不是要當英雄,也不是要當烈士,他只是希望能夠用他的意志,喚起全台灣人對抗集權政府的決心,他要告訴我們的是,不要再牽托什麼時間、金錢、人力、物力不夠完備,一個人也要開始革命,因為我們已經沒有時間等待了。

政府冷處理,是因為一個人倒下去起不了什麼作用,但是如果是十個人?百個人呢?
媒體不報,因為一個禮拜很快就過去,但是如果這件事情延燒了一個月?三個月?半年呢?

這是一場接力賽,沒有政黨奧援,只有靠民眾自己相挺的接力賽,我想,我們必須有所行動,開始下一步的計畫了!二十二年前,沒有民進黨,人民也是一樣靠自己,沒有道理二十二年後,我們要靠政黨才能有所作為!

我想,這是我回應蔡教授的方式!



註:蔡丁貴教授,今天 28 日下午 4:30 開始吊點滴了。



延伸閱讀:
台教會會長赴立院絕食靜坐,要求立院進行公投法補正,落實直接民主
「還我公投法」 台教會絕食靜坐
台教會會長 赴立院絕食靜坐
【菅芒花學運】請大家加入串聯聲援正在立法院門口絕食抗議的台教會蔡丁貴教授
年輕朋友你在哪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EasyReadMore##

被我監控的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