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路,咱沿路唱歌;無路,咱蹽溪過嶺

小英總統最後那句話

有路,咱沿路唱歌
ū lō͘, lán iân-lō͘ chhiùⁿ-koa
無路,咱蹽溪過嶺
bô lō͘, lán liâu-khe kòe-niá

我共鳴的點可能跟大家不一樣
除了是謝銘祐的歌以外
我最有感受的是「liâu-khe 蹽溪」這兩個字

因為我第一次學到這個台語
是白沙屯媽祖有一年過濁水溪的時候不走西螺大橋而是直接涉水而過
那就叫做「liâu-khe 蹽溪」
當時跟著媽祖走的香燈腳,沒有人知道前方水路狀況如何
溪水哪裡深哪裡淺?沒有人知道
溪水何時變得湍急?沒有人知道
這麼寬的溪水,真的過的了嗎?沒有人知道
會不會走到一半滅頂?沒有人知道
唯一能相信的只有媽祖,只能相信祂能帶領香燈腳平安到達彼岸
最後白沙屯媽祖也的確平安帶領所有香燈腳選擇了最淺的河床走到彼岸

這就跟台灣現在的處境很像
前方的路是明是暗,我們不知道
繼續這樣走,是否真的能成功建國?我們不知道
會不會走到一半被中共併吞了?我們不知道
唯一能相信的只有我們一定能建國的信念
相信總有一天,我們能真的能牽著所有台灣人的手,一起到達建國的彼岸

(圖片取自白沙屯媽祖網站)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梵文學習筆記 (2) 從大悲咒談起

2020 庚子年白沙屯媽祖北港進香(一)在北港朝天宮與白沙屯媽祖相見歡

2020 庚子年白沙屯媽祖北港進香(十一)開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