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9

「灣生回家」原著另外一段令人髮指的故事


除了前幾天提到的 「灣生回家」原著中最令人憤怒的一段話 以外,原著另外一段令人髮指的故事,是有關於陳儀(對,就是二二八那個陳儀)。


(112頁) 
清水半平在《吉野村回憶錄》這麼寫著:「我這輩子最光榮的日子是在當村長時,帶領著吉野村民一起邁向全台最具規模的模範村;但這輩子最遺憾、最無法原諒自己的是,我幫國民政府欺騙我的同胞……。」 
因為他相信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所說的話:「你們這些移民是農業開拓的功勞者,別擔心,就比照以前在這邊永住下來吧!」他把這席話告訴村民,還想出挽留的對策,也因此害得許多村民在慌亂中被遣返回日,他對自己的缺少見識深深感到抱歉。


(183頁) 
郵局局長清水半平先生、村長西村建之助、總督府農商局長須田一二三等,連袂北上求見陳儀先生(台灣省行政長官),向陳儀先生陳情:村民們當初下定決心帶著所有家當來到臺灣開發,如今再回去已無家可歸,因此所有的村民都希望能留下來。 
陳儀先生允諾:『吉野村民開發後山、建村有功,都可留下。』 
我*依稀記得那一晚大家因為得知可以留下來而狂歡大作、熱鬧慶祝著。這一個歡喜若狂的夜,不論是吉野村民還是佃農,臺灣人、客家人、原住民……,大家都快樂地為著可以留下而喝著酒,隨著歌聲輕盈地跳起舞來。 
這是一個不分種族,歡喜氣氛熱極度的慶祝派對。不分男女老幼,所有人都舉手投足地歡呼著:『萬歲!萬歲!辛苦建立的家可以保住了。』 
不過,隔日一早約莫六點,許多人都還在睡夢中,所有情緒都還遺留在前一夜的快樂氛圍裡……。吭—吭—吭—急促的腳步聲,國民政府軍隊進入村莊,一紙清冊全部財產盡皆沒收,兩個月內吉野村民全數遣送回日。一張張驚惶失措的臉,一顆顆不知所措的心,大家一句句:『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連鎖反應著……連鎖反應著……。 
父親**和幾位吉野村仕紳依舊不肯放棄,繼續拼命努力奔走,期望能留下來。 
1946年2月28日,這一天父親在外跑了一整日,隔天一早村民便發現父親在田地裡飲農藥自殺;同一天,清水聚落相當富有的田中家老爺(即田中櫻代***的父親)自焚在自己的工廠內。這樣的事到底在其他移民村裡有多少?我不清楚。一夜之間像我和弟弟一樣成為孤兒的灣生有多少?我也不知道。



*註一:這是灣生桑島靜子的口述。

**註二:「父親」指的是桑島靜子的父親。

***註三:田中櫻代是作者田中實加的祖母。







所以陳儀的軍隊隔天一早六點就到達花蓮?那他是幾點就從台北整軍出發?他什麼時候後悔答應吉野村的村民的?為什麼不用一紙公文下達命令,而是軍隊直接進入村莊?

這發展也未免太快,陳儀你究竟是出爾反爾?還是早就已經打定主意,惡意欺騙,要給日本人民好看?

沒有任何反抗意圖的平民乞求你,而你陳儀的心態卻這麼惡劣,所以台灣的二二八大屠殺事件,根本也是你早就計畫好的,只是找藉口動手而已的吧?




二二八大屠殺事件,當初存活下來的台灣人,現在都不太願意再提起當年的傷痛,我們後代只能從少數史料得知當時的慘狀。

這些灣生日本人跟我們的祖父輩經歷過同樣的時代,灣生口述的陳儀,鐵錚錚的擺在眼前。


Facebook 連結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EasyReadMore##

被我監控的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