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20

台文的「全漢」「漢羅各半」和「全羅」

好嗷口的題目~


一年前,我還是主張全漢的。

開玩笑,拼音文字沒有形體,只能表音,那麼「低等」的文字怎麼能叫做字呢?漢字那麼美,又是代表「有五千年歷史」的文字,能夠寫一篇全漢的台文,裡面充滿艱澀的文字,有一半以上是我現在都沒學過的,能夠寫出那麼難的美麗漢字,大家一定會對我佩服的五體投地。


但是在我看過「請問番名(or 請問貴姓)」紀錄片的片段之後,我改變我的想法。

原住民的名字,受到台灣主流社會的影響,必須把名字轉換成漢字,但是那卻造成他們很大的困擾。紀錄片工作者馬躍‧比吼說,漢字對他們而言,毫無意義。他跟馬英久毫無關係,卻要常常被問,『你的馬是不是馬英九的馬?』

國民黨時期,台灣的身份證,最多只能寫四個漢字,他可以只刪掉中間的「‧」。但是有更多的原住民,名字有五個以上的音節,刪掉一個音節後,根本不知道在叫誰。

許多到城市工作的原住民,因為主流社會不能接受原住民,因此隱瞞自己是原住民的身份,取了漢姓漢名,造成論及婚嫁的戀人,回到部落後才發現他們是近親。

我很震驚,原來美麗艱澀的漢字,竟然造成別人的困擾。強迫所有台灣人接受並使用漢字,真的是對嗎?

現在民進黨時代,台灣的身份證可以填寫十個漢字(雖然可能還是不夠),還可以漢字與羅馬字並用。

『羅馬字也是字!』我開始有這樣的體認。


自從德文老師跟我們說了一段話之後,我又改變了我的想法。

『我發現你們亞洲學生有一個共通的問題,就是如果有兩個字,前面三個字母一樣,後面三個字母一樣,你們就會認為是同一個字。』

大家聽他這麼說,全部都點頭如搗蒜,並且笑成一團。

接著他說:

『我後來發現,這是因為你們都學方塊字的原因。烏龜的龜很難寫,不過少一撇多一撇都不影響他是一個龜字,因為你們只要看它長得差不多,就可以猜出那是什麼字了。

但是拼音文字不是這樣,少一個字,多一個字,就會影響他的發音,所以你們不能用學漢字的方法「看字母記單字」,你們要學習「念字母記單字」才行。』

我們的北京話,已經學了很多漢字了,夠了。

我的英文不好,是因為前面三個字母一樣,後面三個字母一樣,我就會認為是同一個字。

如果我從小學全羅的台語字,有「念字母記單字」的基礎,我的英文一定嚇嚇叫。

同時學習象形文字跟拼音文字,訓練兩套思考模式,不是更好嗎?


不過,因為我已經被漢字制約了,看漢字還是比較快一點。所以,我這個懶人的想法就是,現在採「漢羅各半」,將來再逐漸演變成「全羅」吧!

(原文發表於:07/19/2006 03:24 http://www.socialforce.tw/blog/blog_10461__7898.html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EasyReadMore##

被我監控的 Blog